联系我们 / Contact

  • 400-019-7717

  • 电 话:0512-66058716
  •                 0512-66058956
  •                 0512-66056577
  • 传 真:0512-65687357
  • 邮 箱:baoyt@byttest.com

上海率先开放检验检测市场

发布日期:2014-06-20 09:49:57

上海市闸北区率先开放检验检测市场,探路我国检验检测行业产业化聚集和集成发展,4月22日,全国首家“公共检验检测服务平台示范区”获批落户闸北。无形的“壁垒”被打破,“官办”机构如何改制转型?脱离体制保护的“国家队”,在市场上拼得过外企、民企吗?
  
  进行时:“壁垒”被打破
  
  政府和市场各负其责
  
  “官办”机构如何改制转型?上海市质监局副局长朱明对此有着深刻的理解,那就是“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
  
   探索新的环境下上海检验检测认证产业的市场化升级,助推区域经济乃至上海经济的转型发展。在此之前,闸北区一个老旧电梯的评估项目在公开招标后,被一家 铁路系统的检验检测机构夺得。随后,闸北区还将组织一次照明检测方面的招投标,中标的第三方检测检验机构,同样有权承担对区内众多的照明市场进行抽检的任 务。
  
  “如果说自贸区是政策研发基地,落户闸北的示范区就是一块‘试验田’,通过集聚效应,凸显这一产业的支撑引领作用。这就像打 破了一堵墙。”上海市质监局局长黄小路认为,激发市场活力需要政府转变职能,理清检验检测市场政事不分、事企不分的问题。“早在几年前,上海就提出打造全 国检测认证高地的目标。上海质检体系目前的重点改革目标就是打破部门垄断、行业壁垒和条块分割,有序开放检验检测认证市场,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参与公平竞 争,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方法,为产业的持续发展提供经验。”黄小路说。
  
  据了解,目前闸北区检验检测认证业年产值已占全市1/6,区内已集聚检验检测机构56家,基本形成由国资、民营、外资等多元主体参与的市场化检验检测认证体系。
  
   改制更重要的是激活了企业“竞争的心”。上海德诺产品检测有限公司的前身是上海乳品质检站,去年底改制成全民营的独立第三方检验检测机构。改制后的新气 象显而易见,董事长邬微指着刚换下的旧设备说:“我们新置了一批价值1600万元的检测仪器,就是为了让检测参数更加全面、精准。”
  
   闸北区对这一朝阳行业进行了战略性布局,区委书记翁祖亮表示,前两年,区里已将检验检测认证业列为五大重点培育发展的产业之一,这次区局联动,促成全国 首家“公共检验检测服务平台示范区”落户,将有助于闸北形成检验检测认证服务业“高地”,希望借此“东风”推进区域经济转型发展。
  
  上海市发展改革研究院经济所所长马海倩建议,在闸北这片“试验田”,还需要完善一套适应产业特点的制度框架。其中包括市场准入和退出机制、监管审查制度、政府采购制度、税收和统计信息制度以及法律制度等等。
  
  朱明认为,首先要改革的是政府管理的思路、模式,包括对现有法律法规的系统清理。落户闸北的示范区就是一块“试验田”,我们希望通过集聚效应,凸显这一产业的支撑引领作用,更重要的是,让产业发展过程中可能面临的问题充分显现,为今后的健康发展扫除障碍、探索道路。
  
  未来时:打开市场大门
  
  成为创新的“实验室”
  
  近日,上海市质监局批复同意闸北自7月1日起优先承接自贸区有关检验检测3项改革。
  
   一时间,各类检验检测认证企业涌向上海这一“服务高地”,面对咄咄逼人的态势,“国家队”感受到了民企“抢饭碗”的重重压力。那么脱离体制保护的“国家 队”,在市场上还能拼得过外企、民企吗?全国首个“公共检验检测服务平台示范区”,如何整合检验检测认证服务产业发展、以领先标准产生辐射影响,以示范区 检测认证平台为“实验室”又将寻求怎样的制度创新?
  
  顶层设计“示范区”。认监委认证认可技术研究所所长乔东从“顶层设计”的视角 勾勒出上海发展检验检测认证产业的战略意义。他说:“涉及面广、自身庞大、与所有产业都相关的检验检测认证行业在中国虽然经历了几十年发展,但是尚未形成 集群。加快发展检验检测服务业对稳增长、调结构、促转型、惠民生意义重大。”
  
  近年来,发展检验检测服务业成为上海市闸北区创新驱动、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突破口。2013年9月,以闸北国家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为契机,上海市质监局进一步出台了引入市场化机制、支持检测平台建设、提升审批效能等15条措施,促进闸北检测认证服务业发展。
  
  以标准形成可复制的经验。上海市认证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徐朝哲认为,发展检验检测认证行业有更为广泛的意义,“还要包括标准、技术、规范的制定以及检验检测认证装备的研发、生产、制造”。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公共行政系教授唐亚林则从辐射影响力的视角提出建议,他认为,“示范区”的意义在于可复制、可推广,要通过建立“闸北标 准”推广经验,引领需求。唐亚林同时认为,体制内的“国家队”,无论是机构规模还是人员素质,短期内体制外企业还很难追赶,如果采用科学合理的转制方式, “国家队”只会更加强大。
  
  示范区要成为制度创新的“实验室”。当检验检测认证行业打开“市场”大门,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企齐上阵,如何能在制度层面保证市场配置作用的有效发挥?这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宏观背景下探讨,更加具有战略意义。
  
   马海倩给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产品、技术需要实验室,制度、战略同样需要”。而闸北区获批全国首家“公共检验检测服务平台示范区”,正可以发挥自贸区一 样的实验室作用。她认为,首先需要市场准入制度的完善,不仅要对外建立公平、开放的环境,对内也需要实现资源整合。其次,要同步完善市场准入制度背后的行 政管理制度,“比如行政审批制度,不妨学习自贸区,建立‘权力清单’,该管哪些明确出来”。第三则是完善监管和安全审查制度。这对政府监管者提出更高的要 求。